童年趣事一二三

2019-11-26 15:01 来源:未知

童年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或许是属于那种没脑子的孩子,小时候的记忆非常的匮乏和稀缺,有印象的已是八九岁以后的事情。

小时候,我的趣事太多了,经常搞得家人哭笑不得。直到现在,我对这些趣事仍记忆犹新。 那年夏天,正是收割稻子的季节,姥姥每天都把打下来的稻谷挑到楼顶上去晒。一天早上,我也跟着姥姥上去了。看着那一堆堆金灿灿的稻谷,我特别想跳上去玩儿,可姥姥制止了 小时候,我的趣事太多了,经常搞得家人哭笑不得。直到现在,我对这些趣事仍记忆犹新。 那年夏天,正是收割稻子的季节,姥姥每天都把打下来的稻谷挑到楼顶上去晒。一天早上,我也跟着姥姥上去了。看着那一堆堆金灿灿的稻谷,我特别想跳上去玩儿,可姥姥制止了我,不让我碰。于是,我闲着无聊,便去玩儿不锈钢水塔的两根水管。 起先,我只是轻轻摸一摸水管而已,趁姥姥下楼去拿扫把时,我就开始用力地摇呀摇,结果,下面那根水管莫名其妙地喷出水来,不但溅了我一身,还很快地流向那堆稻谷……我被吓坏了,慌慌张张跑下楼,躲了起来,为的是不让姥姥他们找到我。姥姥发现楼顶水管漏水后,赶紧叫了舅舅他们去修。我虽然隐隐约约听见了他们叮叮当当修水管的声音,但就是不敢出去,只好一直躲着。他们修好水管后开始找我,姥姥一边找,还一边不停地喊我的名字。我怕姥姥责怪我,所以不敢答应,也不敢出去。 小姨跑前跑后,把整栋楼的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我。每个人都心急如焚,但那时的我却不能体会他们那种焦急的心情。 姥姥吓得脸色发青,心急火燎地到邻居家挨个问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我,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而我呢?躲在柜子里,还在庆幸自己躲得妙,那么多人都没有找到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舅妈突然说:“这小丫头会不会躲在衣柜里?”姥姥赶紧打开衣柜,果然找到了我。这时,我只好乖乖地走了出来。然而,姥姥他们不但没有骂我,还叫我一起去吃饭。事后,妈妈的一番话让我感到非常惭愧。从那以后,我牢牢记住了妈妈的话——如果自己犯了错,就应该大胆地承认,不能逃避。 记得五六岁的时候,一次外婆因为有事出去了,我在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想着:“我玩一些什么呢?”我发现桌子上面有一袋辣椒,好奇地走了过去,用刀把辣椒拍扁了。拍完之后我哈哈大笑起来,外婆回来后一看满地狼藉,就喋喋不休地用余干话骂我。 一天,外婆煮好了饭,外公和我上了餐桌,一盘盘好菜也上桌了,我狼吞虎咽地吃着,外公看着辣椒说:“这个辣椒比苹果还好吃!”我信以为真,一夹就是一大把,一口就包进了嘴里。我当时那个辣呀!外公却哈哈大笑起来。 我可真傻呀!哈哈。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和小伙伴在巷子里玩,他们都说去工地里玩捉迷藏。我和小伙伴们跑呀跑,突然,跟在我后面的人摔了一跤,把我推到了水泥坑里。我吓得大哭,那个人却跑了,我只好慢慢地爬出坑,跑回了家。外婆一看,大发雷霆,揍了我一顿。 我再也不敢顽皮了!

钓青蛙

小时候,一到暑假,我和姐姐就变得非常忙碌,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养了许多的鸡鸭,而吃青蛙这些活物以后鸡鸭会长得特别快,而且下的蛋也会比往常的大。

为了给它们找食,吃过中午饭,顶着烈日,姐姐扛着锄头,我手里拿着一个小桶紧跟其后,我们出去挖蚯蚓,在一些土地肥沃的地方经常会有大收获,能挖到很多大蚯蚓,回到家里,我们把蚯蚓放在干燥的土木灰里,不用多久,活蹦乱跳的蚯蚓就变成了半死不活的状态,再也不蹦跶了,我们拿起来用针连着线把一条条蚯蚓穿在一起,然后稍稍用力把它们紧一紧,穿到五六厘米长,把线的两头打个死结,钓青蛙的诱饵就算完成了。钓竿是一根普通的竹子或者是细木棍,一米多长,竹竿的顶端绕着密密麻麻的线圈,和我们平常所见的鱼竿是极其相似的,这样可近可远,我们使用起来得心应手,左手再拿个装青蛙的蛤蟆袋,它大多是用大人的旧长裤改造出来的,剪下其中的一个裤腿,用针线缝住一头,另外一头用细铁丝围成一个如裤腿一样大小的圆圈,把裤腿固定在铁丝上,留出把手,蛤蟆袋就做成了。

钓青蛙非常的简单,我们拿着竹竿一上一下不停的动,青蛙以为是飞虫,于是就会从四面八方跳过来吃诱饵,我们瞅准机会,顺势提起竹竿,连同长长的线和咬着诱饵的青蛙一同装进蛤蟆袋,捏紧袋口,再上下左右的乱晃几下,于是青蛙终于不再执着嘴里的诱饵,松了口掉到袋子底部,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任它如何惊恐地在里面上串下跳也毫不开恩。我们接着下一个目标……等到天色渐暗,远远地听见母亲站在家门口喊着我们的乳名,让我们回家吃晚饭,我们这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家。

看到半大袋子的青蛙,母亲满脸笑盈盈的,从我们手里接过袋子和竹竿,催我们赶快洗手吃饭。她则用我们的劳动成果去犒劳那些饿了一天的鸡鸭们了,鸡舍门一打开,所有的鸡鸭呼啦啦一下子全部围了上来,那场面,甚是壮观。

当然,钓青蛙的过程当中也会有特殊状况发生,在一些水田里,有时钓上来是一条黄鳝,而有时甚至会是一只老鼠,吓得我们扔了竿跑开了……

捞蝌蚪

我们的童年里父母是不懂亲子游戏的,我们自娱自乐,而田野是我们游戏的最佳场所。

年龄相仿的几个小伙伴约在一起,趁着大人没有注意,从家里拿出各种家伙什,有捞饭用的漏勺,有簸箕,还有的用筲箕,再找几个透明玻璃罐,就浩浩荡荡的捞蝌蚪去了,田里成群结伙的蝌蚪一大片一大片,黑乎乎的,有的很小,拖着长长的尾巴,有的已经长出了后腿,尾巴则变短了,而有的前腿也长出来了,尾巴就更短了。等到尾巴全部没有掉,才算得上是一只真正的青蛙。有些小伙伴们怕田里的蚂蝗,不敢光脚下去,干脆就趴在田埂上,用手心捧起近处的几只蝌蚪,而我们几个胆大的,脱了鞋,在田里的水洼处一捞一大片,看得田埂上的伙伴们也跟着兴奋起来,直欢呼尖叫,哇,太多了!那时,整个田野就是我们的世界!

等到玻璃罐里黑压压,密密麻麻的挤满了蝌蚪的时候,我们集体拎着鞋,带着战利品来到小河边,坐在河边的青石板上,晃荡着沾满泥巴的小脚丫,哼着属于我们的欢乐的歌谣,心里的那个得意劲,只有我们最懂。终于,脸上,手上,脚上的泥巴都洗干净了,我们也不忘给小蝌蚪们也换上干净的水,趴在地上看他们浮在水面上吐一个个的小泡泡。

忽然其中一个小伙伴突发奇想,问我们想不想知道蝌蚪肚子里的秘密,大家立刻有了兴致,连连说这个主意妙极了,于是抓出来一只,看着它呆头呆脑的样子,想象着用小刀划过肚皮后的情景,可惜没有人带了小刀片,我们已经等不及了要看个究竟,于是干脆用两个手指头一捏,蝌蚪的整个肚子全部展现在我们面前,全是细细的灰色的肠子,一圈又一圈缠绕在一起,再没有别的任何东西,但我们不甘心,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呢,于是又从罐子里抓了更多的出来,一一解剖,然后整齐摆放在石板上,结果当然是每只肚子里都一样,再也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一直等到我们玩得索然无味了才罢休,通常此时已是横尸遍野了。至于青蛙是益虫的教导,那就是书上写的,对于我们这些熊孩子来说,从来就没有把它当回事。

偷果子

除了玩,我们的童年里还有更多的属于我们的美味。那时候,家里有果树是奢侈品,极少几户人家在房前屋后种了诸如枣树,柚子树,葡萄树,枇杷树等常见的果树,而我们这些小屁孩们整天走街串巷,非常清楚方圆十里内每一户人家的果树种植情况,没有让我们去当统计员真是可惜了。从果树开始开花,我们就站在树底下,想象着它结果的样子,等到它们结下小小的果子,我们似乎已经尝到了它的美味,于是乎从葡萄藤上偷偷摘下还是青绿色的果子,放在嘴巴里一咬,这才猛然回到现实中来,那个酸呀,硬呀,差点没有把满口的牙酸掉掉。

可是我们依然不死心,等到再大一点,又去偷偷摘来,这一次,我们换了吃法,把葡萄放在矿泉水瓶里,使劲摇晃,希望能变出具有特色的酸爽葡萄水,可是这一次又失败了,水里一点葡萄的味也没有尝到,我们空欢喜一场。

好不容易从春天熬到了夏天,各种果子终于成熟了,黄澄澄的枇杷在树枝上特别抢眼,我们一个个垂涎三尺,恨不得坐在果树上吃个够,可是果树是别人的,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果树少的缘故,成熟季节主人看得特别紧,可是为了吃到我们梦寐以求的枇杷,办法总还是有的,那就是——偷。我们分工明确,不会爬树的负责站岗放哨,会爬树的自然是爬到树上去摘,也不知是不是我们动静太大的缘故,主人闻声拿着长长的竹竿子大骂着追来,而我们就犹如被猎人追赶的小兔,落荒而逃,逃到远处确定主人没有再追来,这才放心的分吃那个赃物,虽然我们年纪小,可关键时刻两只脚却跑得飞快,任何旮旯犄角都是我们的营地。要捉住我们当真是不容易的,我们认为这种冒险刺激的事情比坐在学校学习读书认字好玩有趣多了。

当然,也有让我们异常开心的时刻,夏天的晚上,有时会下一场特别大的雨,偶尔会伴着刮大风,树枝连着果子一块被刮落在主人家的围墙外,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起的比谁都早,名正言顺的去地上捡果子,兜起衣服当袋子把果子迅速地往里放,直到再也找不到了,这才尽兴而归。

儿时的我们,因为物质的贫穷,因为美食的匮乏,我们的童年里几乎找不出有声有色的东西,但快乐是永存的,和伙伴们的友谊是单纯的,这些幸福的记忆是极其深刻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2450新蒲京网站发布于葡萄游戏厅_棋牌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童年趣事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