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有人叫你宝贝

2019-11-26 15:02 来源:未知

文/奶茶熙(杨熙)

罗亚雨是那种静的女孩子,就是那种一根针投入大海也记不起半点波浪的女孩子。在大学里,当大部分的新生都忙于竞选学生会与社团而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罗亚雨却选择了最不靠谱的睡觉,不过这也不能说她不积极,再加上军训的暴晒。初中军训十天,大学军训半个多月,每天穿着迷彩服,土土的,没有一点颜色与朝气,所以一旦没有训练任务,大家都迫不及待的穿上自己的新衣服,立即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军训在新生们的哀怨声中戛然而止,罗亚雨在没课的时候就跟着别人进图书馆。就像玫瑰象征爱情一样,夏天应该象征火热的激情,秋天是不是注定会像落叶一样寂寞呢!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秋高气爽的秋天,却突然下起了好大的雨,那雨来的那么急,以至于她只能选择在图书馆避雨,以至于她慌得一下撞到了绿上衣,那种颜色一下让罗亚雨的心情安静了,因为她是那么喜欢绿色,这种颜色像极了家中那种绿绿的草坪的颜色。可是他立即就想到了自己闯的祸,怎么办?她用力想出事情的各种可能性,“喂,同学,你能让我先过一下吗?”罗亚雨抬起头,看到了一双柔软的眼睛,那目光那么吸引人,以至于当罗亚雨清醒过来的时候,绿上衣已经消失在了大雨中,直到已经冰凉的衣服被来往的同学带起的风因其她连打了三个冷颤。。。。。。
  每个晚上罗亚雨都会上网,她是那种现实很安静,网络很狂热的网迷,在网络中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很妖气的名字,所以她又很多的陌生聊友,那些彼此从未谋面却已经很熟悉的陌生人。网络中就是这样,虚伪过程中会偶尔良心发现的写出一些真话。罗亚雨说自己是很内向甚至有些抑郁的女生,不到五分钟,就收到了那么多的回帖,嘘声一片,亚雨苦笑了一下,看来每人相信。所以这并不是真实的自己,后来她在自己的博客中认识了清源,名字和文字同样干净的男生,后来他们互相指导彼此写作,再后来他们无话不谈,亚雨终于找到了那个真实的自己,那个可以放心说真心话的人。只是偶然的交谈让她知道清源竟然跟自己是一个学校的,所以在僵持了好多天后,还是清源坚持要见面。罗亚雨印象中的清源应该是留着小平头,一身书卷气的,但现实却只能让亚雨坚信这世界不真实的人不知她一个。清源是背对着罗亚雨的,但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头发很时尚,染着微黄的发色的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很动人的背影。罗亚雨的脚步声惊动了清源,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哇,长的这么帅,“不认识我了吗”罗亚雨只好好好的欣赏了一下面前的优质偶像,突然他想起来了图书馆的绿上衣,难道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对哦,好像越看越象了,“做我女朋友吧”罗亚雨正经无数次的期待从天而降的艳遇,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方式,幸福来得太快。。。。。。
  我们又是不得不承认人有时候是会走好运的,罗亚雨曾经是弱小的,害怕一切运动,体育永远不及格,健身也从来不能使她感到轻松,连作游戏都会让她感到紧张不已。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接受一个他很愿接受却又无比自豪的事实,她一不小心成了全校人人皆知的型男加才子吕沅的女朋友,所以当周末大家都还在睡懒觉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把大家炒的一阵抱怨,罗亚雨在摸索完整个床之后,才在被窝中间找到手机“起来了,陪我去跑步”然后就是盲音,是呀,以后就不能那么自由了。这样想着,罗亚雨裹着残留着热热的体温和皮肤味道的被单,脸上带着无奈和倦意的微笑坐起来。从此以后,她就开始了体力的锻炼。一年一度的的校篮球赛到了,每次亚雨都坚定的站到一边,看着吕沅娴熟的脚下步伐和画出美丽弧线的投篮动作。脸上不止一次的露出了自豪的笑容。“怎么会有外向与内向结合的如此完美的人呢”!
  这个多天因为有了吕沅的陪伴过的既幸福又温暖,他们一起穿着厚实的冬装攀登了学校周围不高但很美的山,他们一起建立了一个二人世界网站,更换了桌面的图象,他们一起买可塑巧克力,亲手做成吉祥物或对方的属相图案,一起录制了一张特殊的唱片,是一首带有两个人故事的歌,里面有两人的笑声,大自然的各种声音。。。。。。
  也许幸福来得太突然就不持久,偶然一次机会罗亚雨疯狂迷上了弹吉他,但她却听到有人在追吕沅的消息,而吕沅也确实没以前那么闲在来陪她,终于在一个晚上他偶然路过音乐厅口,看到了一个人很美的女生在吻吕沅,亚雨就像偷窥了别人的秘密般的逃离,,那一夜后这个倔强的女生哭了一夜,他用了三天来磨灭吕沅曾经出现在她生活中的痕迹,从此没人再提起这件事,只是偶尔见到从吕沅前低头走过的罗亚雨,她又做回来了那个迷人的小妖。只是后来跟她很熟的小兔告诉她他没错,“你是谁?”“吕沅”
  亚雨微笑了一下,含泪关闭了整个屏幕。
  
  罗亚雨是那种静的女孩子,就是那种一根针投入大海也记不起半点波浪的女孩子。在大学里,当大部分的新生都忙于竞选学生会与社团而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罗亚雨却选择了最不靠谱的睡觉,不过这也不能说她不积极,再加上军训的暴晒。初中军训十天,大学军训半个多月,每天穿着迷彩服,土土的,没有一点颜色与朝气,所以一旦没有训练任务,大家都迫不及待的穿上自己的新衣服,立即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军训在新生们的哀怨声中戛然而止,罗亚雨在没课的时候就跟着别人进图书馆。就像玫瑰象征爱情一样,夏天应该象征火热的激情,秋天是不是注定会像落叶一样寂寞呢!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秋高气爽的秋天,却突然下起了好大的雨,那雨来的那么急,以至于她只能选择在图书馆避雨,以至于她慌得一下撞到了绿上衣,那种颜色一下让罗亚雨的心情安静了,因为她是那么喜欢绿色,这种颜色像极了家中那种绿绿的草坪的颜色。可是他立即就想到了自己闯的祸,怎么办?她用力想出事情的各种可能性,“喂,同学,你能让我先过一下吗?”罗亚雨抬起头,看到了一双柔软的眼睛,那目光那么吸引人,以至于当罗亚雨清醒过来的时候,绿上衣已经消失在了大雨中,直到已经冰凉的衣服被来往的同学带起的风因其她连打了三个冷颤。。。。。。
  每个晚上罗亚雨都会上网,她是那种现实很安静,网络很狂热的网迷,在网络中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很妖气的名字,所以她又很多的陌生聊友,那些彼此从未谋面却已经很熟悉的陌生人。网络中就是这样,虚伪过程中会偶尔良心发现的写出一些真话。罗亚雨说自己是很内向甚至有些抑郁的女生,不到五分钟,就收到了那么多的回帖,嘘声一片,亚雨苦笑了一下,看来每人相信。所以这并不是真实的自己,后来她在自己的博客中认识了清源,名字和文字同样干净的男生,后来他们互相指导彼此写作,再后来他们无话不谈,亚雨终于找到了那个真实的自己,那个可以放心说真心话的人。只是偶然的交谈让她知道清源竟然跟自己是一个学校的,所以在僵持了好多天后,还是清源坚持要见面。罗亚雨印象中的清源应该是留着小平头,一身书卷气的,但现实却只能让亚雨坚信这世界不真实的人不知她一个。清源是背对着罗亚雨的,但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头发很时尚,染着微黄的发色的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很动人的背影。罗亚雨的脚步声惊动了清源,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哇,长的这么帅,“不认识我了吗”罗亚雨只好好好的欣赏了一下面前的优质偶像,突然他想起来了图书馆的绿上衣,难道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对哦,好像越看越象了,“做我女朋友吧”罗亚雨正经无数次的期待从天而降的艳遇,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方式,幸福来得太快。。。。。。
  我们又是不得不承认人有时候是会走好运的,罗亚雨曾经是弱小的,害怕一切运动,体育永远不及格,健身也从来不能使她感到轻松,连作游戏都会让她感到紧张不已。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接受一个他很愿接受却又无比自豪的事实,她一不小心成了全校人人皆知的型男加才子吕沅的女朋友,所以当周末大家都还在睡懒觉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把大家炒的一阵抱怨,罗亚雨在摸索完整个床之后,才在被窝中间找到手机“起来了,陪我去跑步”然后就是盲音,是呀,以后就不能那么自由了。这样想着,罗亚雨裹着残留着热热的体温和皮肤味道的被单,脸上带着无奈和倦意的微笑坐起来。从此以后,她就开始了体力的锻炼。一年一度的的校篮球赛到了,每次亚雨都坚定的站到一边,看着吕沅娴熟的脚下步伐和画出美丽弧线的投篮动作。脸上不止一次的露出了自豪的笑容。“怎么会有外向与内向结合的如此完美的人呢”!
  这个多天因为有了吕沅的陪伴过的既幸福又温暖,他们一起穿着厚实的冬装攀登了学校周围不高但很美的山,他们一起建立了一个二人世界网站,更换了桌面的图象,他们一起买可塑巧克力,亲手做成吉祥物或对方的属相图案,一起录制了一张特殊的唱片,是一首带有两个人故事的歌,里面有两人的笑声,大自然的各种声音。。。。。。
  也许幸福来得太突然就不持久,偶然一次机会罗亚雨疯狂迷上了弹吉他,但她却听到有人在追吕沅的消息,而吕沅也确实没以前那么闲在来陪她,终于在一个晚上他偶然路过音乐厅口,看到了一个人很美的女生在吻吕沅,亚雨就像偷窥了别人的秘密般的逃离,,那一夜后这个倔强的女生哭了一夜,他用了三天来磨灭吕沅曾经出现在她生活中的痕迹,从此没人再提起这件事,只是偶尔见到从吕沅前低头走过的罗亚雨,她又做回来了那个迷人的小妖。只是后来跟她很熟的小兔告诉她他没错,“你是谁?”“吕沅”
  亚雨微笑了一下,含泪关闭了整个屏幕。
  
  罗亚雨是那种静的女孩子,就是那种一根针投入大海也记不起半点波浪的女孩子。在大学里,当大部分的新生都忙于竞选学生会与社团而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罗亚雨却选择了最不靠谱的睡觉,不过这也不能说她不积极,再加上军训的暴晒。初中军训
  罗亚雨是那种静的女孩子,就是那种一根针投入大海也记不起半点波浪的女孩子。在大学里,当大部分的新生都忙于竞选学生会与社团而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罗亚雨却选择了最不靠谱的睡觉,不过这也不能说她不积极,再加上军训的暴晒。初中军训十天,大学军训半个多月,每天穿着迷彩服,土土的,没有一点颜色与朝气,所以一旦没有训练任务,大家都迫不及待的穿上自己的新衣服,立即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军训在新生们的哀怨声中戛然而止,罗亚雨在没课的时候就跟着别人进图书馆。就像玫瑰象征爱情一样,夏天应该象征火热的激情,秋天是不是注定会像落叶一样寂寞呢!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秋高气爽的秋天,却突然下起了好大的雨,那雨来的那么急,以至于她只能选择在图书馆避雨,以至于她慌得一下撞到了绿上衣,那种颜色一下让罗亚雨的心情安静了,因为她是那么喜欢绿色,这种颜色像极了家中那种绿绿的草坪的颜色。可是他立即就想到了自己闯的祸,怎么办?她用力想出事情的各种可能性,“喂,同学,你能让我先过一下吗?”罗亚雨抬起头,看到了一双柔软的眼睛,那目光那么吸引人,以至于当罗亚雨清醒过来的时候,绿上衣已经消失在了大雨中,直到已经冰凉的衣服被来往的同学带起的风因其她连打了三个冷颤。。。。。。
  每个晚上罗亚雨都会上网,她是那种现实很安静,网络很狂热的网迷,在网络中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很妖气的名字,所以她又很多的陌生聊友,那些彼此从未谋面却已经很熟悉的陌生人。网络中就是这样,虚伪过程中会偶尔良心发现的写出一些真话。罗亚雨说自己是很内向甚至有些抑郁的女生,不到五分钟,就收到了那么多的回帖,嘘声一片,亚雨苦笑了一下,看来每人相信。所以这并不是真实的自己,后来她在自己的博客中认识了清源,名字和文字同样干净的男生,后来他们互相指导彼此写作,再后来他们无话不谈,亚雨终于找到了那个真实的自己,那个可以放心说真心话的人。只是偶然的交谈让她知道清源竟然跟自己是一个学校的,所以在僵持了好多天后,还是清源坚持要见面。罗亚雨印象中的清源应该是留着小平头,一身书卷气的,但现实却只能让亚雨坚信这世界不真实的人不知她一个。清源是背对着罗亚雨的,但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头发很时尚,染着微黄的发色的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很动人的背影。罗亚雨的脚步声惊动了清源,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哇,长的这么帅,“不认识我了吗”罗亚雨只好好好的欣赏了一下面前的优质偶像,突然他想起来了图书馆的绿上衣,难道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对哦,好像越看越象了,“做我女朋友吧”罗亚雨正经无数次的期待从天而降的艳遇,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方式,幸福来得太快。。。。。。
  我们又是不得不承认人有时候是会走好运的,罗亚雨曾经是弱小的,害怕一切运动,体育永远不及格,健身也从来不能使她感到轻松,连作游戏都会让她感到紧张不已。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接受一个他很愿接受却又无比自豪的事实,她一不小心成了全校人人皆知的型男加才子吕沅的女朋友,所以当周末大家都还在睡懒觉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把大家炒的一阵抱怨,罗亚雨在摸索完整个床之后,才在被窝中间找到手机“起来了,陪我去跑步”然后就是盲音,是呀,以后就不能那么自由了。这样想着,罗亚雨裹着残留着热热的体温和皮肤味道的被单,脸上带着无奈和倦意的微笑坐起来。从此以后,她就开始了体力的锻炼。一年一度的的校篮球赛到了,每次亚雨都坚定的站到一边,看着吕沅娴熟的脚下步伐和画出美丽弧线的投篮动作。脸上不止一次的露出了自豪的笑容。“怎么会有外向与内向结合的如此完美的人呢”!   

“嘿,在吗?下个月五号有空的话,来L城参加我订婚宴啊。”这是木子一开机就收到的一条微信。这条微信来自于----“贱人”。当然,“贱人”只是木子给他的备注名,木子其实以前不叫他贱人,叫他Q哥,因为他爱吃旺仔QQ糖。

别以为爱吃QQ糖的男生都是娘娘腔,Q哥就是个例外。就像他自己说的:“我身高一米八,不胖不瘦,阳光男孩,爱健身爱吃QQ糖,因为QQ糖跟我的肌肉一样弹性可爱。当然,如果在座的有跟我同样兴趣爱好的欢迎加我QQ,男女都行,来者不拒。”

这是Q哥当年在大学班级新生见面会上的自我介绍。那段简短的自我介绍简洁明了、富有个性,唯有一个低级错误:自己姓名忘说了。于是大家各有各的叫法:“嘿,QQ糖!”“嘿,肌肉男!”“嘿,一米八!”

不过,“Q哥”,只有一个人叫,那就是木子。

称呼总能最简单直接反应出两个人的关系,如果你称呼一个人,跟别人的叫法都不一样,那至少说明,你们的关系不一般。

木子跟Q哥的熟络,纯属巧合。

木子大多数时候早上七点半会去食堂某个特定窗口买鸡蛋灌饼,Q哥也是;

木子大多数时候中午十一点半下课会第一时间冲去食堂某个窗口买三块五的套餐,因为那个窗口给的肉最多,Q哥也是;

木子下午课一下会独自一人跑去校门口一家小面馆吃一碗炸酱面,Q哥也是。

与此类似的很多吃东西的喜好习惯,Q哥大多跟木子一样。所以他们真正意义上做到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短时间内混了脸熟。请相信Q哥不是个浪漫的人,他跟木子一次又一次的巧合碰面,并非他有意安排刻意守候,他没这闲心思,而且那时他压根儿就对木子没有好感,用不着守株待兔故意碰面,所以他们一天好几次的遇见真的只是巧合。

并不是所有情感故事里的人都是深情款款良苦用心的。至少这俩人不是。

碰面的次数多了,又是同班同学,他们很自然的混成了“饭友”。他们之间的对话无外乎这样:“木子,你有没有觉得最近这鸡蛋灌饼变小了?”“Q哥,你跑的快,你先去窗口帮我抢菜,我要鸡腿啊!”“木子,咱们下课换一家面馆吃面好不好,我有点吃腻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对话围绕的主题就是:吃!一起同吃共喝了一段时间,他们觉得生活得有所追求有所改变。年轻人,总是不安分的。Q哥提议:“以后每天下午六点,你陪我一起去健身,要不然我这肌肉要变肥肉了。”木子说:“这你得一个人去,我可舍不得钱办个健身卡,我也不爱运动。”只是被Q哥有力反驳:“一、我们可以办学生卡,五折优惠;二、我一个人去无聊,很难坚持,是朋友的话就跟我患难与共,共同健身。”木子还真答应了,真是靠得住的好饭友!Q哥是健身达人,一进健身房如鱼得水,各项训练都不落下,每天有严格计划。木子不一样,她只勉强喜欢跑步机,别的运动器材她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所以,每天在健身房里的一个小时,就是跑跑步发发呆。

后来,Q哥说:“木子,每天只健身也太单一了,咱们还可以去摄影班听课,挺有意思的。”木子爽快答应。

后来,Q哥又说:“咱们周末去肯德基兼职怎样,能挣钱,又有吃的。”木子爽快答应。

后来,Q哥还说:“肯德基兼职还是太累了,下个月咱们别来了。”木子爽快答应。

后来,Q哥又说:“咱们以后周末去爬山野餐咋样?”木子爽快答应。

后来,木子问:“Q哥,你为什么干啥都要叫上我一块儿呀!”Q哥说:“哥无聊。”这答案,木子有点失望。

忙忙碌碌一学期,暑假木子回家,Q哥留在学校做兼职。

开学前两天木子回学校,兴冲冲带着家乡特产去见Q哥,约了一次两次三次都没见着。终于,正式上课那天,木子知道Q哥有了新的饭友,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子,跟Q哥暑假一块在学校图书馆做兼职认识的。木子并不是小心眼的人,可就是忍不住讨厌那个隔壁班的女孩子。就如同小时候,当自己特别好的朋友又有了新的朋友时,心里的那种嫉妒和愤恨。木子一遍遍告诉自己:“清醒点,谁规定他只能跟我一个人玩?我怎么能那么狭隘呢?”

后来总算跟Q哥再次约饭成功,木子还是没忍住蹦出了那个问题:“你怎么跟那个女生玩的那么好啊?”Q哥坚持一贯无所谓的态度:“因为无聊啊。”木子几乎是疯了一样突然摔掉手中正在拌炸酱面的筷子,大吼道:“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真心朋友啊,我只是你摆脱无聊的工具吗?随时可以被替代,你就那么空虚寂寞冷吗!”Q哥愣了一下,回答:“没错。”

那是他们第一次冷战,彼此保持距离,刻意改变原来的吃饭喜好习惯,尽量不碰面,上课遇到了也不说话。这样的冷战持续了一个月,Q哥败下阵来,主动认错,发去短信:“下课了请你吃炸酱面吧!好久不吃,有点想念。”木子想也没想就回了个“好”。冷战,确实是件痛苦的事,难以忍受。和好后他们很默契,对上一次吵架只字不提,就当从未发生,他们还是好朋友好饭友,情谊深厚,坚不可摧。

直到,Q哥恋爱了。木子知道,这次不一样了。自己必须得接受这个好朋友时常的缺席,不能有脾气,不能吃醋,不能不开心,要为好朋友终于脱单感到高兴才是。最重要的是,自尊心不允许她吃醋,她有什么资格吃醋,她只是朋友,而这次出现的是-----女友。Q哥也会特自然的带女友跟木子一起吃饭,三人其乐融融有说有笑。偶尔就把木子当个垃圾桶,专门听他诉苦。比如:你们女的是不是都这么奇怪?情绪怎么阴晴不定?你们女的出门前到底要折腾多久?我在她寝室楼下等半个小时了。你们女的......

木子见证了Q哥从大一到大三一共三次恋爱,分分合合,换了不同的人,剧情好像都差不多。Q哥终于认命了,“也许我就注定孤独终老哈哈哈!”木子笑笑说:“不怕不怕,有我这个好饭友陪你哈哈哈!”说出这话的时候,木子突然特别轻松,好像,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好像Q哥真的不会再跟别的女孩恋爱了,好像他们两个人真的可以永远这样天天一起吃饭玩耍无所顾忌,好像能永远过着这样逍遥自在的校园生活......

他们又像回到了大一第一学期时,每天吃吃喝喝偶尔找乐子,话题又简单的只剩下了“吃什么”。木子忍不住感叹:“跟你聊吃的比跟你聊感情舒服太多了,所以啊,我们都只适合当吃货,不适合当情圣。”

这样简单的日子随着大三的结束而结束,他们开始实习、找工作。木子是南方人,却选择北上;Q哥是北方人,却选择南下。他们俩的性格很像,都是敢尝试有闯劲的人,对自己没去过的地方,没见过的世界充满好奇。可是未知世界没有想象中美好。木子刚去到北方,不适应的当然是气候,来自岭南小城的她,在水润温热的空气中长大,很难适应北方的干燥,每天保湿乳液、保湿精华、高保湿隔离霜通通往脸上擦还是不断脱皮,她没办法,听同事的话,多喝水多补水,别无他法。实习的第三天就被部门领导带出去应酬,领导让喝酒、客户让喝酒,岂敢不从,喝不了也硬撑,撑不了就去洗手间吐,边吐边哭,然后给Q哥打电话:“你们北方人是不是都这么能喝这么变态呀,我真的快受不了了!”Q哥在电话那头不断念叨:“吐出来就好了,吐出来,快!”

每天下了班、饭局结束,一回到出租屋,木子脱掉鞋子往床上一躺,就开始给Q哥打电话,什么都聊,今天吃了什么、领导多奇葩、工作有多累......这是她一天当中最轻松快乐的时光。Q哥也滔滔不绝陪她聊,不过很少抱怨,他总说:“我一大男人适应能力强,能吃苦。”

也许再艰难的生活,时间长一点,就真的习惯了。木子性格坚韧、能撑能忍,在公司里越做越顺,跟领导同事也相处不错。她用半年时间“忍辱负重”,终于得到一致好评,获准回学校办妥毕业事宜就可以签约转正。

回学校的那一个月是毕业季,忙碌中也不忘大吃大喝天天酒局,不忘新朋旧友抱头痛哭互诉衷肠,好像要说完这四年里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在那些酒后的真言中,木子才知道Q哥这一年的实习生活并不好过,他的性格太过张扬,在职场中并不讨巧,而且他也不满公司老员工欺负实习生,常为别人打抱不平、也不忘为自己争取利益,得罪的人不少,换过好几家公司......第一次,木子觉得这个一直对什么都抱着无所谓态度的大男孩,有那么多无奈。

木子离校那天,大学里的好友都去校门口送行,木子特洒脱地说:“大家送我到这里就行啦,我自己去火车站。”Q哥说:“我得把你送到火车站。”木子笑着说:“不用啦,又不是再也见不到。”木子顺手拦了辆的士,Q哥帮她把行李箱放在车后备箱,木子正要上车,Q哥突然说:“你难道不抱抱我吗?”木子转过身就抱他,那个拥抱好像很长,跨越了四年的情意,又好像很短,一松手就要告别。两个人什么也没说。

的士开走的那一刻,木子的眼泪没忍住,湿了脸,也许,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又好像,还有个遗憾,还有个未了的心愿。

离别时大家依依不舍,其实真的分开了,回到各自的城市,依然能平静地按部就班工作、生活,井井有序、有条不紊。忙碌能让人忘记一切伤感和难过。只有一次,木子逛商场,看到一个跟Q哥长的很像的人,一样的大高个儿、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气质发型,木子竟然呆呆地冲那个陌生人傻笑。然后,她看着对方诧异的表情,看着对方慢慢走远,她的笑容僵在脸上,就哭了......

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拨打他的电话,开门见山。

“Q哥,在忙吗?我有话要问你,这几年里,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Q哥顿了一秒,还是一贯的态度:“喜欢又怎样?你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吗?”

“我跟你说真的,你告诉我。”

Q哥想了想说“喜欢过,然后呢?”

木子有些欣喜,她说:“有你这句话我就知道怎么做了,我可以辞职,可以马上去你那里,我们可以在一起,我不想和你分开。”

这次轮到Q哥不冷静了“你疯了吗!大白天的开玩笑嘛?你好好工作安心生活会死啊!谁要跟你在一起啊!已经毕业啦,别做梦啦!”

“可是喜欢就得在一起啊,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我们大学四年都没在一起,你没觉得遗憾吗!”

“谁觉得遗憾啊!谁告诉你喜欢就必须得在一起啊!你觉得我能给你什么好的生活吗?你好好上班,好男人多的是!我不想再耽误哪个姑娘,尤其是你!”

木子不死心:“我就是觉得喜欢就得在一起,要不然多不开心啊,我们在一起好不好?”这一次是带着哭腔的。

Q哥回了句:“你值得更好的,我配不上你。”然后把电话挂了。

木子那天没有罢休,发短信问:“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Q哥回:“我不想谈恋爱”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只有这冷漠的六个字。

拒绝人最恶心的三大理由:你值得更好的;我配不上你;我不想谈恋爱。

不过木子相信这三个理由。她想:只要我们都不谈恋爱,等到Q哥工作有了起色,混得更好了,他应该就没有顾虑了,我们就还有可能。

日子不咸不淡,木子除了没有恋爱,一切都还不错,两年很快就过去。在这两年间,木子为了防止自己手贱再去拨打Q哥的电话,直接把他的号码删了,QQ和微信没舍得删,但是把备注名改成了“贱人”。每次想找他说话的时候就暗暗告诉自己:你怎么能和一个贱人说话呢?这一招特别管用,她还真没主动找Q哥再说过话。

直到,收到这条微信:“嘿,在吗?下个月五号有空的话,来L城参加我订婚宴啊。”木子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平静了。这两年,尽管没跟他主动说过话,可时时关注他朋友圈动态,偶尔也能从老同学口中听到关于他的消息:知道他后来还是离开那座南方城市,回到了北方老家L城,知道他回老家后进了稳定的事业单位,知道他没以前那么愤青了,知道他谈恋爱了,女朋友是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比他小两岁......零零散散的消息拼凑起这两年她对他所有的了解,还有这一次他要订婚的消息。这最重要的一条消息,是他自己发微信给木子的。又或许,这只是一条群发消息吧。木子在意的是:不是以前说好不恋爱吗?不是明明对我说不想谈恋爱吗?不是说不想耽误哪个姑娘吗?怎么就要订婚了啊?不是还说过注定孤独一生吗?怎么说话这么不算数啊!

转念一想,骂自己傻瓜!又不是不了解他,他那么害怕空虚害怕寂寞,他说话向来不算数,自己怎么就当真了?

订婚宴那天,木子去了。见面第一句:“Q哥好久不见哈哈哈!”两人一见面依然是称兄道弟不分男女,Q哥未婚妻站在旁边含蓄羞涩地笑。Q哥给木子敬酒时特别痛快,连饮三杯,未婚妻扯了扯Q哥衣角,温柔地说:“宝贝你少喝点。”Q哥看着未婚妻点点头,说:“木子是我大学时最好的饭友哈哈哈!”木子嘴里说:“是啊是啊”,心里想着:“宝贝宝贝”。

原来她叫你宝贝,你只是我Q哥,我只是你饭友。

订婚宴结束的当晚Q哥请大家去KTV,不知哪个不识趣的家伙在这么喜庆的日子里点了首李宗盛的伤感老歌《听见有人叫你宝贝》“不要说我做得不对,不要说你永远不会,因为我在无意间听到有人叫你宝贝......”那人唱得跑调,木子却动容得红了眼。Q哥还在给大家一个个敬酒,未婚妻拿着一小盘葡萄,跟在Q哥身后,贴心地往他嘴里喂。

Q哥,找到了他的宝贝。

其实,木子再也不会知道,曾经Q哥选择去那座岭南省会城市实习,是因为那座城市离木子的家乡比较近。

而Q哥也不会知道,木子选择一路北上,以前实习现在工作的这座城市,于木子而言唯一的意义就是:离Q哥老家L城多近啊!

他们,都曾试图在彼此身上找到安慰。

只是,有些事情他们都不必再知道原委。

他们的生命里,该有各自的宝贝。

两年后,木子结婚,新郎爽快,挨个儿敬酒,敬完一个人木子就扯一下他衣角:“宝贝,少喝点儿......”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2450新蒲京网站发布于葡萄游戏厅_棋牌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听见有人叫你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