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似水流年(1)

2019-11-26 15:01 来源:未知

追忆过去既是一件痛苦的事,也是一件快乐的事,说痛苦是上次参加初中同学聚会,发现同学们认得我,我却认不出任何一个人来,在记忆的碎片中用杷翻来翻去,恨不得挖地三尺,也找不到关于几个同学的任何印象出来,乖乖,这样的记忆得要隐藏得多深才能让我如此折腾呢,最终倒是有点略微的印象,却是如此朦胧,只能雾里看花看不真切,所以只能让一些记忆直接随风逝了,躲藏入无意识流的河流中。

注意到这个电影是因为在网上偶然看到有网友大加称赞男主角的帅气和女主角的青春可爱!于是逼着我哥哥给我下了这个电影。虽然剧情并不是很新颖,但我依然觉得是挺值得看的!
《初恋这件小事》抛开俊男美女这个标签外,它带给我更多得是回忆……
总会让我想起在年少时为自己所暗恋,所喜欢的人做的一些现在看起来很傻,但似乎也很美好的事情!会想起好朋友之间很真挚的友谊,对自己在任何事情的支持和鼓励!
这种对于爱情和友情的纯粹,对于逐渐成熟的我们是很难得可贵的!我很怀念曾经拥有但似乎在以后生活中很难再拥有的那些感情!
我也很珍惜一直陪伴我成长的那些友情,这是我一辈子的财富!

所以趁着有些记忆还在,先整理一下思绪得了。

想起高中,只因看了《挪威的森林》,差不多同样的年龄入学高中,没有风花雪月,当然更没有主人公的艳福满满,只是一些杂乱的记忆,还有一些如今想想可笑的波折罢了。

高中时期是在临近的镇子里度过的,盘山公路九曲十八弯一点也不夸张,公共汽车盘旋到山顶,再盘旋而下,有的路段几乎快成直角了,曾经有汽车掉入山涧中,后果可以自行脑补,而在冬日里,最厉害的时候一路上看到五六辆汽车滑倒在路边,还好基本上都是属于下山的路段,全部被高大的树木挡住,否则人车两亡是跑不掉的了。

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中间还得转车一次才能到达这个古镇,说是古镇是因为当本地的城镇还未成形时,这个镇就存在了,由于是靠近河流,相对来说成形较早,应该是父亲提起过,经常会去这个镇上上去赶集,曾经在回来的路上还被狼尾随过,只不过父亲胆大,只要保持镇定,狼也会有点怕人,就怕人一胆小开始跑起来,搞不定就被狼搞定了。

车站下来只能步行至学校,长达20分钟的路程,一大半是穿越于石板街上,街上的石板已经被磨得光亮见人,那时并没有觉得这条长长的石板街有什么特色,如今世事变迁不知道这条石板街是否保存下来,估计是难的了。这条石板街整整伴随着我三年的脚印,在下雨的日子里,有时没有雨伞就顺着街道两旁伸出的屋檐避雨走过,特别在夜间时,万籁俱寂,却是别有一种滋味。

戴望舒的《雨巷》倒是比较符合这样的气味: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当然,多数我是和朋友在夜晚穿过这个雨巷是去玩耍的,经常在半夜两个人如同孤魂野鬼一样游荡,还好治安不错,野鬼更没有出没,总算平安的度过三年时光。

曾经一起游荡的好友在高中未毕业时被征兵当了飞行员,大学时还有书信来往,结果随着毕业后四处奔波慢慢的却失去了联系,不知道如今是继续的飞翔在蓝天之上,还是其他,一切未知了。

高中的生活短暂而紧张,本着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不玩的精神,到了周六就开启疯狂模式,顺着石板街一路摸过去,有小吃店,有书店,更有桌球室和游戏厅,因为到了周六,除了书店少人外,这些游玩的地方人实在是多,结果多数只有看的份,没有玩的份,总会有人霸着桌球不来下,更是趴在老虎机上扯不开,所以只能到处游荡找空闲的地方,逮住一个空闲的就不下来了。

更远的录相厅中香港的武侠枪战片声声入耳,反正是轮播模式,白天三部录相轮播,晚上同样,那时可没有DVD机,全是磁带录相机,大屁股的电视配上磁带录相机,然后面对电视摆着一排排长长的凳子,在昏暗混浊的空气中体验着江湖的风风雨雨,有时看了半路还会卡住,老板却不知道溜到那里去玩了,看守的小弟又不会调,搞得大家也差点开启小马哥碟血街头模式了。

记得有一次看晚场,老是打来打去,有人看烦了,大声叫道,老板来点带彩的吧,换换口味,老板连忙说换可以啊,可不能把我卖了啊,被查出来可是要受罚的,大家连忙一起表态绝对忠诚,然后老板换上一个卡带,好像也没有多出彩,不过于亲亲吻吻罢了,搞得有人看完连呼上当,这老板可真够单纯的。

返回学校的路上,自古华山一条道,从哪里出来也得从哪里回去了,走过长长的石板街时,靠近书店的地方有一对老夫妻开的小吃店经常很晚才关门,所以经常顺道去吃一吃,不外乎面条、蛋炒饭之类,印象最深的还是老夫妻自做的辣椒酱十分好吃,其实主要还是冲着这辣椒酱去的,另外那时节想着老夫妻俩不容易,这么晚还开店,也算是照顾一下生意,经常是一边吃一边和老夫妻拉家常,面条下肚,身体温暖起来,那样的夜晚也变得温暖起来。

学校的边上是一条永远流淌不息的大河,生活了三年,却没到过河对岸,因为没有桥可以过去,据说往前往后走都有专门的轮渡口,曾经和几个同学还想着走一回,发现总是走不到头,只能徒劳而返了。

不过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近河边倒是有一个酒厂,反正效益好像不温不火,酒厂的食堂饭菜倒是不错,有一次,学校食堂的大师父夜晚点灯把煤油不小心洒到米中,结果还继续煮的卖给学生,一吃之下煤气冲天,当然同学们找之不应更是怒气冲天,结果一气之下,住校的一到吃饭时节全部跑到酒厂食堂里去打饭吃了,本来酒厂食堂不对外开放,但酒厂离学校很近,对于学生来打饭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供应饭菜了。狭小的打菜窗口都伸不进一个头,只能远远看着饭菜,说要什么样的饭菜,付钱就成。然后就三五成群的坐在河边吃完饭,敲着饭盒回学校继续奋斗模式了。

留下身后的河流继续静静缓慢流淌,在这河流边上的学校里,荷尔蒙总是会有的,只不过不会如《挪威的森林》中那样的赤裸裸,有的只是温馨的小女情长。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2450新蒲京网站发布于葡萄游戏厅_体育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追忆似水流年(1)